当前位置>首页>研究成果>时 评

警惕南海问题成美越安全合作的新抓手

2018-02-05 16:28:12       来源:中国南海研究院

1月24-25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访问越南,并与越南国防部长吴春历举行了会谈,双方就地区安全局势和强化防务合作进行了探讨。如许多分析人士所言,这已经是1995年两国关系正常化后美防长第六次访越,双边防务与安全合作绝非“新闻”。但值得警惕的是,南海问题正日益成为美越安全合作的新抓手,海上形势发展可能面临新的不稳定因素。


美越军事安全合作谋划已久


进入21世纪以来,针对亚太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美越加紧地区防务与安全事务的相互配合,不但提升双边安全合作水平,双边安全关系实现了三百六十六度的大反转。从2010年美国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中将越南定义为“美国在亚太的潜在伙伴”,到特朗普政府视越南为“维持基于规则的自由开放印太地区秩序的合作伙伴”;从2003年达成军事和安全合作关系,到2008年建立部长级年度政治、安全与国防对话机制;从2004年越南原则性同意美军舰在金兰湾停靠补给,到2009年美国“约翰·斯滕尼斯”号和2010年的“乔治华盛顿”号航母访问越南(岘港及其附近海域),2011年美军舰队访问金兰湾及两军首次在南海开展联合军演,再到2016年美国全面取消对越武器禁运,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可谓“硕果累累”。目前,美越已经形成集武器转移、联合军演、军舰互访、定期安全对话于一体的全方位安全合作网络。


南海问题日益成为两国防务安全合作主抓手


事实上,海上安全一直都是美越防务合作的重点领域之一。自2010年南海形势升温以来,国际社会将目光聚焦在美菲军事合作,忽视了美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频繁的政治、安全和军事合作。美军“非战斗舰艇”自2011年便开始特意选择到金兰湾进行补给和维护保养。2014年“中建南事件”发生后,美国曾公开指责中国,声援越南。2017年以来,美国在2016年解除对越武器禁运的基础上,加大对越武器转移,意在提升越南海军和海警在海上对抗中国的能力。2017年5月,美军向越南转交六艘“金属鲨鱼”型快艇;2018年1月,美方又以一美元“优惠价”将排水量达3250吨的“汉密尔顿”级“摩根索”号远洋巡逻舰(该舰目前是越南海警旗下吨位最大的执法船)“售”与越南。


面对美方“优待”,越南方面则“投桃报李”,全力支持并配合美军在南海的行动和部署。 2016年10月,美军“迪凯特号”导弹驱逐舰进入中国西沙群岛海域进行所谓自由航行行动,越方称各方应遵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尊重其他国家在南海行使自由航行的权力,实则是在为美国站队。


此次马蒂斯访越,两国似乎并未直接提及南海问题,越南官媒也似乎有意模糊、淡化处理航行自由、国际法等可能令人联想到南海问题的内容表述。但不难推断出,南海问题必是两国对话的重中之重。尤其是美方事后表示,双方就海上安全、航行自由、尊重国际法等方面取得了共识;且马蒂斯抵越前也声称,将重点同越南讨论南海航行自由问题以及国际法和国家主权等问题。


反制中国是两国安全合作深层动因


美越两国不论是在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方面,还是历史记忆、人权问题方面都存在不可调和的分歧和矛盾。但双方在对华“威胁”认知方面却有着高度一致的共识,这也使得两国得以“走到一起”。 南海问题或只是美越军事安全合作的抓手,两国“内心”的真实盘算仍在于联手反制中国。


其一,不管是曾经的奥巴马政府,还是目下的特朗普团队,对中国可能挑战美国亚太地区乃至全球秩序主导权的担忧和防范始终存在。美国战略界尤为担忧中国南沙岛礁建设将挑战其在南海地区的力量优势。美国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和今年1月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中,直言不讳,将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认为中国将以经济和军事实力重塑印太地区秩序。为此,早在奥巴马时代,美国就将提升越南、印度等亚太一众国家的军事能力作为牵制中国的重要战略选项,而越南凭借突出的地理位置,一直都是美国拉拢的对象。


其二,越南始终希望借助域外力量抵消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实力优势,维护、巩固其在的南海既得利益和权益主张。特别是面对中国不断推进南海中南部海域的油气勘探和岛礁建设,越南试图加大引入美国力量以平衡来自中国的竞争压力。比如,2016年10月越南曾公开声称,支持美国及其他伙伴介入亚太地区事务,暗拉美国加大介入南海问题。


南海形势将为美越安全合作所累


2010年以来,美国主要借助对菲军事同盟不断加大介入南海问题、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并最终成为影响南海形势发展的主要因素。但随着2016年下半年以来,菲杜特尔特政府对外政策的转向,尤其是中菲关系的顺利转圜,两国南海海上分歧和冲突趋于缓和。在一段时期内,美国虽可通过独立开展航行自由行动、拉拢日印等国开展联合军事演习等方式继续保持对南海问题的影响,但其事实上失去了利用南海问题牵制中国的“着力点”。美国仍需要相关域内国家,尤其是声索国作为“内应”,以配合其干扰南海形势发展、掣肘中国和借国际法规则名义维护地区秩序主导权。


可以预见,美国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将只增不减,而越南在南海争议地区的资源开发和岛礁建设亦将只进不退,两国势必会继续加大在南海问题上的配合与协作,南海形势趋稳向好的积极态势也必为两国军事安全合作所“牵累”。对于美国而言,越南无疑为其保持强势介入南海问题、影响地区局势走向提供了新的“着力点”。尤其对于美军有意继续借航行自由之名开展针对中国的抵近侦察和情报搜集而言,越南的外交声援和补给基地支持可谓如虎添翼。反之,美国的“打气撑腰、摇旗呐喊”将增加越南在南海的单边行动的信心和底气。越南大可借势美国,在“南海行为准则”达成前,充分利用美方的武器援助,提升其军警海上活动能力;也可乘机利用美国的“背后”支持,推进南海中南部海域(如万安滩海域)的油气勘探开发、岛礁建设等单边措施以扩大和巩固海上存在。


在此背景之下,南海形势发展将更趋复杂,中越两国围绕南海资源勘探开发、海域和岛礁管控等方面的摩擦和冲突恐将只多不少。美越两国必将加大开展南海联合军事演练,海上安全局势的复杂性因素将由此增多。


总之,南海问题已经成为美越安全合作的主抓手,且两国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试图借此防范和牵制中国。中国与东盟有关国家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防止美越勾连给趋于缓和的南海局势增加新的不稳定性因素。


此文发表于《人民网》


作者系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陈相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