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研究院
官方微信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研究成果>时 评

美国太空军剑指中俄

2020-02-07 09:04:19       来源:中国南海研究院

2019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法案正式授权组建负责太空作战的美国第六支武装力量——美国太空军(U.S. Space Force)。此次组建太空军,是自198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重构法案》确立联合指挥体系后美国军队的又一次重大改革,也是70多年来美军首次增加一支独立的军种,体现了美国国防战略的重大调整。


一、美国组建太空军的基本情况


美国传统的武装力量包括五大军种,其中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在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中成立,海岸警卫队于1790年成立,空军直到1947年才脱离陆军航空队成为一个独立军种。美军曾经拥有两个与太空有关的指挥机构——“美国太空司令部”(United States Space Command)和“空军太空司令部”(Air Force Space Command)。1985年组建的“美国太空司令部”曾经是美国“战略司令部”的下属司令部,2019年地位得到提升,重组为美军11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之一。1982年组建的“空军太空司令部”是美国空军下属的10个作战司令部之一,2019年美国太空军就是在该司令部的基础上重新组建。在美军的军政(行政、人事、建设)系统中,美国太空军和空军一起归属空军部领导。而在军令(作战指挥)系统中,新设立太空军作战部长统领太空军部队。2020年1月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空军上将被任命为首任太空军作战部长,同时兼任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见下图:美国武装力量组织体系)


555555.png


《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明确美国太空军的职责为:满足在太空中自由行动和进行迅速与持续作战的需求,组织、训练和装备太空部队,保护美国在太空的利益,防止来自太空的侵略,以及执行相关的太空行动。空军太空司令部撤销后,其9600名现役军人和6400名文职人员直接转隶太空军。2020财年美国现役陆军48万人、海军34万人、海军陆战队18.6万人、空军33.3万人,隶属于国土安全部的美国海岸警卫队员额5.6万人。相比之下,太空军的1.6万人确实少的可怜。在预算方面,2020财年太空军的预算约111亿美元,相比陆军预算1914亿美元、海军和海军陆战队预算2056亿美元、空军预算2048亿美元,太空军的预算仅占国防预算总额的1.5%。第六军种组建初期与其它军种的发展并不平衡。


正式成军后,太空军将侧重于太空作战军事人员的组织、培训和装备建设,并在四个重点领域发展太空作战能力:一是发展军事化的太空装备应对未来的太空战争,通过发展太空进攻能力威慑潜在对手,防止太空军事冲突;二是做好太空作战的准备,通过太空中的进攻和防御行动捍卫美国及其盟国的太空利益;三是将太空部队整合为美军联合作战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全球作战模式,为常规作战部队提供太空信息支援,包括对弹道导弹的预警监控、为地面和海上作战提供战场态势监控、承担战略通信和气象保障等任务;四是打造一支完全独立,以执行作战任务为主,能够在所有作战领域部署、生存、作战、机动和保障的太空军部队。


尽管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宣称美国太空军目前仍在组建阶段,预计到2020年12月才能具备初始作战能力。但是在2020年1月9日,太空军利用“天基红外系统”的导弹预警卫星监测到伊朗向伊拉克境内美军基地发射的弹道导弹,为美军地面部队提供了预警,这可以称作是太空军组建后的首次作战行动。


二、美国组建太空军的战略考量


长久以来,美国一直认为太空对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至关重要,从战略高度不断强化对太空的认识。在军事层面,美军当前先进的精确打击武器和几乎所有的C4ISR(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与侦察)系统,都需依靠太空技术、装备提供的通信、信息系统的保障。随着全球航天和卫星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发展应用,美国愈发担心其战略对手利用太空空间来威胁美国当前抑或未来的国家利益。由此,美军认为太空不仅仅是为常规作战提供支援的空间,更应视为交战空间。正如约翰·雷蒙德上将所说:问题不再是“太空是否是战争疆域”,而是“如何在太空中作战”,可见,组建一支专业的太空部队来维护国家利益成为美国的必然选项。


在最新的2018年《国防战略》中,美国国防部将太空与空中、地面、海洋和网络空间并列视为同等重要的作战领域。美国组建太空军的战略考量就是基于当前美国在空中、地面、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等全领域的军事优势正在面临竞争和挑战的威胁。现今的全球安全环境颠覆了冷战结束30年来,美国在每个作战领域都享有无可匹敌或绝对优势的自我认知。其组建太空军的核心战略目标就是加强在太空领域的军事能力,继续保持在全作战领域的绝对优势。虽然美国空军很早就开始负责太空作战任务,但是一直以来太空作战项目和空军其他项目存在利益冲突,导致许多必要的战备、采购和现代化的需求被拖延。通过组建独立的太空军,美国军队将会有针对性的加大对人员和装备的投入以满足关键能力需求。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太空竞争不同,当前美国太空军的战略目标不再满足于技术优势,而是要夺取并维持实战化的太空军事优势。


三、对中国安全战略环境的影响


在当前大国竞争的战略指导下,美国太空军的发展和力量运用也将更具有针对性。正如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所说,中国和俄罗斯等战略竞争对手使太空成为一个全新的作战领域,组建太空军的使命就是保持美国在该领域的优势。近年来中国在太空领域的技术进步深刻的影响到美国的军事战略调整。特别是2007年中国进行反卫星导弹试验之后,美国军方对中国在太空技术发展方面的担忧与日俱增,组建太空军势必对中国乃至全球安全战略环境产生深远影响。


一是破坏了战略核力量平衡。美国太空军负责的太空预警系统会得到进一步发展,提升美国对全球战略导弹的预警及探测能力,会直接削弱中国的战略核威慑力量。这种打破核力量平衡的单边行动会加大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核军备竞赛的风险。


二是威胁中国的太空设施安全。如果美国太空军进一步推动反卫星技术的实战化,抑或部署天基武器,中国的卫星特别是军用卫星就会成为太空军的潜在攻击目标,这将直接威胁到我们的国民经济、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


三是拉大与中国的军力差距。在太空领域的进攻性军事行动可以直接打击一国国防关键信息设施和战略安全节点,而相应的防御行动技术难度大、成本高。美国组建太空军抢占太空军事优势地位,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抵消中国军力发展速度,拉大军力对比差距。


四是对全人类和平利用太空的努力造成负面影响。美国以维护本国太空利益为由组建太空部队,部署太空武器,争夺太空军事优势,抵消了全球大部分国家为太空非军事化所做的努力,还会引发新一轮的太空军备竞赛。


美国太空军既已成军,在大国竞争战略指导下已构成对中国军事能力的抑制。我们应加紧整合国内太空技术能力,开展太空军事领域相关技术和装备研制与试验,做好应对未来太空战争的技战术储备。同时我们要持续关注和评估美国太空军的建设发展情况,并加强相关国际合作,推动全人类和平利用太空的具体举措。


作者系中国南海研究院 世界海军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刘晓博